【刺区翻译团】“克林斯曼拯救了我们”——回顾托特纳姆热刺1998年的保级历程

你如何看待一支上赛季轻松排在中游的球队,再加上两名英超最令人激动的进攻球员,差点就降级了?

曼联和利物浦每个赛季都排在前十,前者最糟糕的成绩是2014年莫耶斯执教时的第7,而后者三次取得球队最差战绩——1994、2012和2016年的第8名。

阿森纳在1995年高出降级区6分,排在第12名,是他们唯一排在下半区的一次。切尔西在英超成立初期是一支中游球队,1993-94赛季圣诞节时排在倒数第三,但在4月升到中游,此外再未接近降级区。

一段时间以来,埃弗顿差点俯冲英冠,但在本文撰写时,它仍然是一家英超俱乐部。

然后是热刺,就像上面提到的除太妃糖之外的所有俱乐部一样,考虑到资源和财政状况,他们应该永远不会接近危险区域。但1997-98赛季,热刺陷入降级区,难以挣脱;白鹿巷球场充满紧张、焦虑和歇斯底里(这并非什么新鲜事)。

在格里-弗朗西斯执教的两年半内,热刺分别取得了第7、第8和第10的成绩(这使他成为1996年霍德尔接任英格兰主帅时的有力竞争者)。然后,当弗朗西斯在10月辞职,克里斯蒂安-格罗斯上任时,热刺至少应该是一支向杯赛发起挑战的中游球队。

在该赛季,全员健康的热刺大概可以摆出这样的最佳阵容:伊恩-沃克 / 斯蒂芬-卡尔,索尔-坎贝尔,拉蒙-维加,贾斯汀-爱丁堡 / 达伦-安德顿,阿兰-尼尔森,尼古拉-贝尔蒂或大卫-霍维斯,大卫-吉诺拉 / 莱斯-费迪南德,尤尔根-克林斯曼。

他们也拥有国脚级中后卫加里-马布特、约翰-斯凯尔斯和科林-卡尔德伍德,经验丰富的顶级边锋雷尔-霍斯和安迪-辛顿,天赋异禀的何塞-多明戈斯,以及理论上能进球的克里斯-阿姆斯特朗和斯蒂芬-艾弗森。

但该赛季大部分时间里——包括圣诞节和4月初,热刺都处于降级区,看起来注定要失败。

“很难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维加告诉The Athletic,接着热心地指出了错误。

就像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每一支英格兰球队一样,热刺也在经历文化变迁。外籍教练和球员来到英格兰,带来了一些古怪的新想法,比如健康饮食、不要喝太多便宜的啤酒。

在这条路上,温格成功地将阿森纳变成了一台高效出色的“足球烧烤机”。但在热刺,这并非天衣无缝。队中英格兰和外国球员几乎各占一半(热刺在1997-98赛季有10名外国球员)——似乎是个问题,至少维加是这样认为的。

“当我在1997年来到热刺时,球队缺少基础设施。”他说,“我来到热刺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足球方面的第三世界国家。英格兰球员缺乏所谓设备、知识、基础设施、饮食规定、健身习惯。”

“我记得我早上第一个进入训练场,做拉伸和热身,然后说:‘这些家伙到底在哪里?’英国的小伙子们来到场地,喝杯茶、吃块饼干,穿上靴子,开始训练。你现在能想象吗?”

“他们看着我,好像我对慕斯里(牛奶什锦早餐)和酸奶很陌生。英国足球仍然落后,还未受过教育。在热刺,这一切让更衣室有点……不能说是分裂,但确实有些分裂。”

”在意大利(维加从意甲卡利亚里加盟热刺),球队拥有专属健身房、良好的日常饮食,你得控制体重……而在热刺。什么都没有。他们给了我一张大卫-劳埃德俱乐部的健身卡。我在奇威尔的健身房是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有18世纪的自行车和杠铃片。我还以为那是个储藏室呢!”

1997年11月,以使用伦敦地铁交通卡闻名的格罗斯取代了弗朗西斯,成为主帅。如果在阿森纳,人们曾经问“阿尔塞纳是谁”,那么在热刺,问的就是“克里斯蒂安是谁”。考虑到他只待了10个月,现在可能还是这样。

他带苏黎世草蜢成功夺冠(维加是当时球队后防线上的一员),并在后来带领巴塞尔赢得四座奖杯,进入欧洲联盟杯1/4决赛,在欧冠1/4决赛仅一球落败。但在热刺?这些从未发生。

正如克林斯曼最近在The Athletic播客The View From the Lane中解释的那样,他告诉格罗斯不要急于做出太多改变。

“我曾和克里斯蒂安(格罗斯)聊过,他有很多很好的想法。”克林斯曼说,“他想要改变的太多。我就和他说:‘克里斯蒂安,我不认为这是改变的时候,现在只需关注积分。让我们做好场上的事情。忘掉其他你脑中那些好点子吧。’”

“他谈到在比赛前去酒店——就像现在一样,谈到营养,做正确的事情,而这些都可以让你变成更出色的运动员、更出色的球员。我就说:‘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我们只需要去踢球,我们需要拿到积分’。”

格罗斯接手球队时,热刺排在第16,比后两名埃弗顿和博尔顿多赛一轮,只高于降级区1分。格罗斯上任的第一场比赛,凭借维加和吉诺拉的进球,热刺2-0战胜埃弗顿,但这并不是美好未来的预兆。

一周后,切尔西在白鹿巷6-1击溃了他们。之后两场客场比赛,热刺都遭遇惨败——0-4考文垂,1-4阿斯顿维拉。

格罗斯尝试为球队制定新的饮食计划,并在赛后第二天带领球员训练。没有结果能证明他的方法是对的,同时他也被媒体无情地嘲笑——他们在各种各样的双关语标题上,肆无忌惮地使用他的名字——格罗斯不被尊重,没有权威。后来主席阿伦-休格任命大卫-普拉特为俱乐部第一任足球总监,进一步削弱了格罗斯的威信。

伤病无法改善一切。前两个赛季,莱斯0费迪南德为纽卡斯尔进了50个球,他和吉诺拉是谢林汉姆离开后,留下空缺的理想替代者——后者在上个夏窗加入了曼联。但莱斯-费迪南德只踢了19场英超首发,进5球。艾弗森踢了8场首发,没有进球。安德顿是英格兰队1996年欧洲杯的国脚,但他只在英超踢了7次首发。

格罗斯认为,热刺在身体和精神上的弱点密切相关,但他的得力助手、健身教练弗里茨-施密德的缺阵让他很受挫——后者的工作许可证被拒绝了。

在某些奇怪的时刻,一切都很顺利,比如2月份3-0战胜布莱克本,但这些胜利太不规律了,无法帮助热刺从疯狂的保级战中解脱——这意味着任何一支球队最终都需要达到41分。

维加说:“当克里斯蒂安到来时,我认为他具有一种冲击力,就和我一样。他有一种瑞士的思维方式——他喜欢秩序和纪律。我记得他告诉所有人,在洗澡时要穿人字拖,诸如此类。他希望我们每天训练两次,因为球员们不够健康。他们在上半场状态良好,但到了下半场疲惫不堪。这些改变将一些球员带出了舒适区。”

“但结果很糟糕,一切都很艰难。我们出现了伤病,却没有替补。少一两个人,球队就会变得十分不平衡。”

“所有人都像骑在我们头上一样——他们对我们发出嘘声,无论是对球队,还是球员个人,包括我自己。如果我没有这样的性格,我就不可能在被嘘之后打好下一场比赛。这很难。”

“但最终,我们在更衣室里展现出来的性格令我们振奋。 这是你绝对可以给球队带来的东西,众多的性格和个性。”

“当出现问题时,我们会在更衣室里扑向他人,几乎是身体上的攻击。我们几乎会锁住喉咙。到处充满着情绪、激情……而不是坐在那里自怨自艾地喝茶。在保级大战中,这是你需要的。”

4月11日,在0-2败给切尔西后,热刺排在第17位,只比处在降级区的巴恩斯利和博尔顿高出1分。他们最后5轮的对手比较友好,都处在积分榜的下半区——第11位的考文垂,第19位的巴恩斯利,第16位的纽卡斯尔,第13位的温布尔登和第12位的南安普顿。

热刺以两场1-1的平局取得2分,其中包括一场对巴恩斯利的不能输的比赛,替补中场卡尔德伍德在下半场扳平,然后球队以2-0击败纽卡斯尔(莱斯-费迪南德复出后进球),意味着他们以3分的优势领先排名第18的博尔顿,迎来对阵温布尔登的倒数第二场比赛。

这仍然是一个不稳定的排名。同一天,博尔顿主场5-2轻松击败垫底的水晶宫。热刺必须赢下这场球,但他们上半场1-2落后,彼得-费尔梅开二度,令热刺胆战心惊。接下来轮到克林斯曼了。

这场比赛已经热刺成为上世纪90年代的传奇之一。早些月前,克林斯曼作为英雄回到白鹿巷(也带来了他的前队友、来自国际米兰的尼古拉-贝尔蒂)。在这场扣人心弦的6-2大胜中,他打入的不是1球、不是2球、不是3球,而是4球。

33岁的克林斯曼在从桑普多利亚租借回归后,进了没几球,但他在赛季最后三轮打入6球。

“之前的比赛中,他已经是英雄了,但对温布尔登的四球巩固了这一看法。”维加补充说,“他是一个拥有自己方式且内敛的人,训练中总是百分百地付出。我想说他是一个简单、直率的球员——没有吉诺拉或多明格斯的技术,只是一个典型的、冷静的、活跃于禁区的9号。”

“他就是在其他进攻球员受伤如此频繁时,我们最需要的球员。是的,他拯救了我们。”

如果他们输球,热刺将以净胜球优势领先同为40分的博尔顿,排在第16,而埃弗顿积39分排在第18。考虑到蝴蝶效应,谁知道这可能会在最后一天发生怎样的改变。事实上,埃弗顿在对考文垂的比赛中取得1分,凭借净胜球将博尔顿挤到降级(博尔顿输给了切尔西),而克林斯曼在对南安普顿时用一粒扳平球,向白鹿巷道别。

“对温布尔登是一场重要的比赛。”克林斯曼补充道,“我们在那几个月都很紧张。我们的球队很有实力,我在前场和莱斯-费迪南德搭档,他也是一名出色的前锋。冬窗我带着贝尔蒂一起来到球队,就像一个圣诞礼物一样。”

“尼克拉(贝尔蒂)也帮助我们做得更好。这很棘手,这不简单,白鹿巷充满了一种特定的焦虑,还有紧张情绪。”

“在对温布尔登的比赛中,我们取得了积分,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到处都是微笑。这很重要,不是因为那四个进球,而是因为我们又能开始呼吸了。我们之前很担心。”

一年后,格罗斯在9月离开球队,而热刺在温布利球场1-0击败莱斯特城,赢得了联赛杯,阵中只有一张新面孔(中场斯蒂芬-弗洛因德),而球队在1998年濒临降级。在乔治-格拉汉姆的带领下,他们也在足总杯闯入半决赛,赛季末在英超取得第11名。

“我可以告诉你,那一年我们有一支优秀的团队。”维加说。“莱斯-费迪南德和吉诺拉的比赛质量都非常高;阿兰-休格雄心勃勃,想要组建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在接下来的赛季中,我和索尔-坎贝尔在后防线上保持了很多场零失球。”

“我们赢得了联赛杯,所以我们不那么糟糕。我相信对温布尔登的比赛把我们从绝望中拯救了出来,把我们塑造成一个团队。我们作为队友一起度过了难关,并在一年后带着奖杯走出了困境。”

虎扑足球翻译团是一个聊球、八卦、学外语的有趣团体,只要对语言有一颗热爱的心,虎扑翻译团就欢迎你的加入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