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丹下健三在高松设计了香川县立体育馆,自2014年由于屋顶漏水而关闭后,一直面临着拆除的威胁。

当地新闻最近证实,这座建筑将确定被拆除。体育馆的拆除不只代表着建筑界的巨大损失,更是抹去了日本建筑史上一个重要的标志节点。

1964年,日本负责举办奥运会,这是亚洲大陆首次举办这项赛事,日本想向世界表示已经从战争中恢复过来,为了证明自己的经济实力,日本投入巨资建设体育基础设施。体育馆的建筑给人一种现代国家的形象,比以往发达强大,丹下健三的体育馆建筑可以说是奥运会期间向世界展示的现代日本建筑的宣言。

当世界在20世纪开始接受现代主义设计的国际风格时,欧洲和美国面临着将建筑特征抽象为极简版本的挑战,相比之下日本的建筑师不需要这么做。

在日本的大部分历史中,简单一直是主导建筑的关键词之一,世界称之为现代的东西,日本可以称其为传统,不过建立起现代主义建筑在日本还是面临着一些问题,日本建筑在维护和重新诠释传统方面付出了更多努力。许多日本艺术家并没有简单地让传统在机械重复中停滞不前,而是通过新艺术形式重塑了传统。由此可见日本的建筑只是评估现代日本身份认同意义的更大文化运动的一部分。

日本建筑师很好地接受了现代建筑潮流,与西方相比,它更像是一场传统的革命,一种文化冲击,从过去和现在的对抗中产生了更好的建筑,促成了独特的日本现代建筑的发展。此外,由于当时的经济动荡,空前规模的建筑物建设使得建筑创新成为可能。因此,日本为了获得更高的国际地位,鼓励建筑师翻新城市形象是必经之路。

20世纪50年代末,日本建筑界的领军人物是前川国男、坂仓准三和丹下健三,前两人曾为柯布西耶等建筑大师工作,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丹下健三。

1964年奥运会期间,丹下健三负责建造代代木公园的竞技场,这座建筑现在仍是奥运会的标志性体育馆之一。代代木国立体育馆由两个有盖部分组成,合并在一栋建筑中,完美展示了丹下健三的设计水平,他结合未加工的混凝土、玻璃和钢材设计出一个曲线的双层外壳。

这是一座代表现代日本建筑的建筑,与此同时,日本正在利用奥运会带来的繁荣来实现国内体育基础设施的现代化。一股现代主义建筑的浪潮,在日本城市的背景下建立起来。

丹下健三是世界著名建筑师,他最知名的作品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他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作品为界,划分为之前与之后两个历史时期。而他本人也赢得日本当代建筑界第一人的赞誉。

丹下健三的成功一方面来自他的设计才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处于一个最需要他的时代。

战后50年代,丹下在继承民族传统的基础上,提出“功能典型化”的概念,赋予建筑比较理性的形式,由此开拓了日本现代建筑的新境界。60年代是丹下和他的研究所成果辉煌的时期,他在1960年的东京规划中,提出了“都市轴”的理论,对以后城市设计有很大影响。在大跨度建筑、运用象征性手法和新的民族风格方面都进行了成功的探索。

丹下健三以对建筑的敏锐洞察力一次次走在时代发展的前端,他在世界近代建筑史上留下的许多丰碑名作,更像“燃烧着历史尖端的火焰”,熠熠发光,激励着建筑师们去大胆探索,执意求新,把建筑艺术的价值观不断深化到全人类历史发展的总进程。

香川县高松,金子政典知事委托丹下健三建造了几座建筑。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丹下的香川县政府大厅,于1958年竣工。此外,他还受命在1962年至1964年间建造香川体育馆,建筑的规模小于国立体育馆,但预计仍可容纳约2500人。

丹下健三将体育馆设计成椭圆形、弯曲的形状,就像传统的日本船,或者像运动员肌肉的线条。项目再次展示了这位建筑师的挖掘结构可能性的能力,建筑含有一个约80米宽的混凝土环,支撑在4个巨大的支架上,屋顶则是浇在悬索上的薄混凝土壳。这种形式的双曲抛物面让体育馆在拥有20米高的同时也拥有这样的宽度,凸起和悬挂看台腾出的空间可以作入口大厅以及通往更衣室和运动场的通道。

丹下健三设计体育设施时强调空间的开放性、方向性和创造运动氛围的空间,这些设计原则在代代木国家体育场和香川县立体育馆中都有体现,后者中的结构元素集中在场地中央区域,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地面的开放性。

这座粗野主义建筑将混凝土的构造特性利用得淋漓尽致,让它弯曲、折叠,从而成就了这个巨大尺寸的作品,完全超脱于时代背景,就像城市中心的一个物体。

体育馆即将拆除的消息激起了当地居民的反抗情绪,他们非常依恋这座标志性建筑,并发起了一场由建筑师川西纪之领导的请愿活动。

香川县立体育馆最独特的部分是它的曲面屋顶,可惜正是特殊的形状让它的屋顶很难修复,2012年7月的抗震检查中发现存在天花板掉落的风险,抗震加固工程的投标没有通过,而且悬索生锈需要定期更换,但维修费用高达20亿日元。

另外,附近正在建设的SANAA设计的新体育设施也是威胁的因素之一,世界古迹基金会警告过,新项目可能对香川县立体育馆的未来构成威胁,因此在2018年将其列入“2018 年世界古迹观察”名单。

虽然拆除时间尚未公布,但川西认为工作可能会在几年内开始,并呼吁人们提高对日本建筑保护重要性的认识。

“我相信县政府内一些不了解文化和艺术的政客正在大力推动拆除这座建筑,然而政治运动不对公众开放,拆除体育馆的决定甚至没有公开讨论就做出了。现在需要日本政府和知名企业来克服目前的局面,但香川县自从体育馆关闭后,还没有采取任何此类行动。”

请愿活动仍在继续,虽然我们无法预知这样的抗议活动能否阻止一座经典建筑的消失,但希望一次次公众的表态可以成为致敬建筑历史的萤火,更是点亮现存作品的点点星光,提醒世人还有那些不该被遗忘的构造奇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