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北京U16女足2∶0击败山东体彩U16女足,获得2023第二届中青赛U16组冠军。视觉中国供图

能在冬季的北方找到适合高规格足球比赛的天然草坪并不容易,即便是在拥有老牌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北京:新工体草坪在上个月中超联赛结束后开始养护,“鸟巢”和奥体中心的草坪也各有用处。于是经组委会考察,2023第二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以下简称“中青赛”)将最后两个组别的决赛(男子高中年龄段U17组,女子初、高中年龄段U16组),放在刚好符合比赛条件的北京体育大学英东体育场。

12月2日17时,英东体育场,主裁判在即将隐去的余晖中吹响中青赛女子U16组冠亚军决赛终场哨,这是第二届中青赛最后一声哨响——北京U16女足凭借上半场两次角球机会转化成的进球,2∶0战胜山东体彩U16女足(入选中国U17女足的10号刘泽玉与曾入选中国U15女足的11号陈瑞进球),顺理成章赢得第二届中青赛女子U16组冠军。

至此本届中青赛涵盖U8至U19年龄段,其中男足9个年龄段、女足8个年龄段(U8至U12男女共10个年龄段不设全国总决赛,以校园足球赛事形式展开)的赛事全部结束。男足方面,山东鲁能泰山足校获得男子U19组和U15组两项冠军,浙江职业足球俱乐部队获得U17组冠军,U13组冠军为上海嘉定汇龙。女足方面,北京队获得U16组冠军,上海队拿到U14组冠军,U18组冠军为长春大众卓越队。

第二届中青赛全国总决赛阶段的规模与运营质量,与去年“试水”的第一届中青赛相比均有大幅提升:全国总决赛阶段参赛球队484支,参赛球员10685人,涨幅分别为19.5%和11.4%。毫无疑问的是,第二届中青赛正在向“覆盖面最广、参赛人数最多、竞技水平最高、社会影响力最大”的办赛目标逐步靠近——2022年夏天,首届中青赛艰难起步,全部比赛至今年2月结束,本届赛事3月便已展开(女子U16组第一阶段),至12月2日全部结束,竞赛架构已然稳定。

以市场并不完全开放的女足为例,本届U16组总共38支球队参赛,进入第三阶段的16支球队,基本涵盖全国这一年龄段足球女将“精英阶层”。换句话说,两个周期之内女足联赛甚至国字号球队球员,均将在有中青赛经历的“小玫瑰”当中产生——即便选材范围更广的男足层面,中青赛赛场也是绝大多数小球员迈向职业通道的必经之路。

“我是已经到了职业队的平台,这次回来打中青赛,我希望能帮助队友往上走一走,把我在成年队打比赛的经验告诉他们。”王钰栋不但是浙江U17队的“核心”,还是整个中青赛赛场最具知名度的“球星”,他在男子U17组决赛中的大力轰门为队友创造补射良机,最终浙江队1∶0力克上海申花队捧杯,王钰栋功不可没。而在这场决赛结束之后,王钰栋需要马不停蹄赶往上海向上周开始集训的国奥队报到——成耀东执教的国奥队面临冲击巴黎奥运会的备战任务,今年刚刚17岁的王钰栋被破格招进国奥(U23),足见国奥教练组的信任与期待。

“中青赛搭建了一个最大的赛事平台,我们在这里可以遇到不同类型的对手,打到后面比赛质量很高,对球员们来说锻炼价值非常大。”浙江U17队主教练冯扬说,“王钰栋已经踢过中超联赛和亚冠比赛,这也是俱乐部的长远规划,能力突出的球员提到一线队接受锻炼,再回到中青赛相应年龄段,带动大家共同进步。”

冯扬所说“遇到不同类型对手”,正是中青赛办赛的一项重要宗旨:打通体、教、社会之间壁垒,“三体合一”,无论校园足球队、社会培训机构球队,都可以报名加入中青赛,与职业俱乐部梯队抑或体育局下属“专业队”交手对抗,尽管目前还存在校园球队自觉水平不够导致参赛意愿不强情况,但数据显示,有越来越多的校园球队希望在全国级别的赛事平台上与高手过招——亲自下场感受强队比赛节奏并寻求对抗,这是足球乃至多种体育项目魅力所在。勇敢而非胆怯,亦是基层教练需要向足球小将传达的运动原则。

中青赛赛程表明,U13组校园球队和职业梯队之间差距不大——U13组12强只有山东泰山、浙江、上海嘉定汇龙3支职业俱乐部梯队,其余皆为校园球队和社会青训机构球队(包括业余体校)。而12强赛总共18场比赛,其中平局或1球定胜负的比赛多达10场——线年龄段拉开,这也正是“12岁退役”的最好例证:小学阶段每天有时间接受两小时足球训练的孩子不在少数,但到中学阶段课业压力成倍增加,通常中学只有相应校队寥寥几十人接受足球系统训练,超过半数在小学阶段培养出足球兴趣的孩子只能牺牲足球时间。

事实上,中青赛的创办与延续,正如一个庞大的调节系统,在搭建全国最大规模青少年足球赛事平台的基础上,一点一滴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社会青训机构和校园足球的“双向奔赴”,实现了当下中青赛推动“体教融合”的最大价值。越来越多自身并不具备高水平足球训练能力的校园足球队,与社会青训机构结成“训练搭子”以求共赢。而寻求自身发展的校园足球队,则不断加大投入,努力让学校足球队成为“校园名片”以及师生们的骄傲。

“我来球队1个星期,就可以叫出每名球员的名字,我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在场上第一时间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开封高中实验学校为足球队专门聘请的塞尔维亚教练库瓦诺克(国际足联A级教练证书)说,“我在中青赛中看到不少高水平的教练参与到了青训环节当中,在天然草坪上踢高质量的比赛对孩子们的成长非常有利。虽然和欧洲相比,孩子们的比赛数量还不够(多数欧洲U17年龄段球员每周至少踢1场高水平比赛),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中国的足球青训工作有所好转,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越来越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