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场,莱比锡红牛进入状态更快,他们还是按照以往的全场紧逼的极端限制战术。不过这种战术更多的依靠球员最原始属性,例如体能、速度等,要求就是奥林匹克精神更高、更快、更强。

在这样极端逼抢下,利物浦开场阶段控制型的战术确实难以施展。即使有一些控球,但整体质量也并不高。20分钟后基本不再强求一定要控球,而是处于一种应付状态。我想除了巅峰时期的巴萨,就对手提供的逼抢烈度,应该不会有第二支球队在这样的环境下有特别明显的优势。

如果红牛一直用这样的方式踢球,虽然会在杯赛的前半段有好的表现,但随着赛事的深入,也很难通过这样简单的体力输出取得更好的成绩,更不太可能夺得冠军(联赛中也不会有冠军)。

当然,红牛的战术利物浦也相当熟悉。克洛普刚来球队时,也使用了同样的战术和策略。

下半场克洛普做出改变。利物浦不再强求球权,前场减少激进的高位限制和逼抢,允许对手后场持球推进到中场,并在中场对其实施限制和压迫,使其失误;利用对手的失误打反击。最终两个进球均来自这一改变。

红牛的优势主要来自无球状态下的逼抢,利物浦交出球权后,策略上规避了对手的体能和习惯上的优势(与欧联杯击败阿贾克斯的穆式曼联异曲同工)。而红牛一直是这种激情有余控制不足的踢球方式,突如其来的有球状态和利物浦中场防守的高到位率使得红牛的中场进攻组织失误频频(空位情况下中路传向边路的球就有多次失误)。失误最终传染给了后卫线造成失球。

1、虽然红牛表达了很强的逼抢能力,但上半场利物浦还是控制着先机和主动权,只是没有到达得分的程度。下半场如果没有实施一定的调整,大概率利物浦还是有控场能力的。不可能被逼迫到只能中场起长传的田地。其实,现在足坛还没有一个球队能将利物浦完全限制到只能打长传的地步。

2、利物浦上半场的控球确实最终被抢得七零八落。球员的持球多处于压力之下、局部区域之间的衔接不畅、高质量进攻不多,与其如此不如让出球权。

3、红牛队基本战术是无球状态,有球状态必然容错率低。同时利物浦对交出球权自己打反击这套战术自己早已是成竹在胸。

我们之所以喜欢控制型的战术,只是那更符合人们接受事物的习惯。商业因此青睐了足球。但表面的华丽精彩让我们沉醉其中,却经常忘记了竞技体育赢才是最重要的目的。技艺精湛的球员又怎样,也逃脱不了凡人的偏爱和对他的影响。平和而理智的接受保守似乎变成一种丑陋和折磨,但其实只不过是硬币的另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