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国际日报 国际足联宣布取消印尼世界杯主办国资格 佐科总统深表遗憾

【本报讯】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正式取消了印度尼西亚作为2023年U20世界杯主办国资格。此项决定是由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在与印尼全国足协(PSII)主席埃里克举行会议后做出的。在其官方声明中,国际足联将很快宣布2023年U-20世界杯替代主办国。

3月29日,国际足联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今天在国际足联主席詹尼·因凡蒂诺与印尼足协主席埃里克会晤之后,国际足联决定,由于目前的情况,取消印度尼西亚作为2023年 U-20世界杯主办国的资格,并将尽快宣布新的主办国的名单,目前的比赛日期保持不变,仍在2023年5月20日直至6月11日举行。对印尼足协的制裁行动也可将在稍后阶段决定。

国际足联表示,国际足联仍将致力于帮助印度尼西亚在玛琅县坎朱鲁汉(Kanjuruhan)于2022年10月发生悲剧之后,对印尼足协进行改造。国际足联强调,尽管做出了这一决定,但仍将致力于积极协助印尼足协,在佐科维总统政府的支持下密切合作。坎朱鲁汉悲剧共造成132人死亡。

国际足联团队成员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留在印度尼西亚,并将在埃里克主席的领导下为印尼足协提供所需的援助。国际足联主席和印尼足协主席之间的进一步会议,将在不久后安排讨论。

佐科维总统于3月30日表示,国际足联取消我国主办2023年U-20世界杯足球赛资格,确实令人感到非常遗憾,甚至是痛心疾首。然而我们还是要尊重国际足联的决定,同时我们也不可因此互相怪罪。

他说:“我们不要互相责怪,不要再白白浪费我们的精神。我已经指示全国足协(PSII)主席埃里克,尽可能与国际足联沟通,不要再制裁印尼足球事业。”

另一方面,斗争秘书长哈斯托自承,国际足联取消印尼举办世界杯足球赛的资格深感难过。他发表声明说:“我们非常遗憾和难过,国际足联取消了我国成为U-20世界杯足球赛东道主的资格。”

哈斯托表明,本党从一开始就不曾拒绝在印尼举办U-20世界杯足球赛。本党仅拒绝以色列足球队来印尼参赛,此举与国际足联曾拒绝俄罗斯参赛的性质具体来说是相同的。

哈斯托强调称,本党的表态依据有力的宪法基础和历史证据。他声称,拒绝以色列足球队在我国参赛是基于人道主义的心声,并非是出于政治的意愿。

哈斯托称,本党反对以色列足球队前来我国的事项,早已于2022年8月向政府传达此事。他也曾提议将以色列足球队转移到邻近的国家进行赛项,因而在没有以色列的情况下仍在印尼举行U-20世界杯足球赛。

据悉,斗争多名干部如中爪省长甘贾尔及巴厘省长科斯德也都拒绝以色列足球队前来我国。

总统曾发声明:以色列国家足球队来印尼参赛 不影响我国支持巴勒斯坦的一贯立场

佐科维总统此前就以色列国家足球队参加2023年U-20世界杯的争论发表声明,肯定的是U20世界杯计划于今年5月20日至6月11日在我国多个城市举行。

据国际日报3月30日报道:佐科维总统在声明中肯定了我国支持巴勒斯坦独立的一贯立场。他指出,以色列国家足球队参加U20世界杯不会影响印尼对巴勒斯坦的态度。因此,希望各个政党不要将政治问题与体育活动混为一谈。

佐科维总统阐释了我国为举办2023年U20世界杯而奋斗的经过,这一成就并不容易。然而政府了解到,有一股拒绝以色列国家足球队参加U20世界杯的抗议浪潮。出于这个原因,政府继续试图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法。

以下是佐科维总统就以色列国家足球队参加在我国举办的2023年U20世界杯引起的争论的完整声明。

佐科维总统申明,首先,这是原则,我们的国家印度尼西亚的原则,始终如一坚定地争取和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独立,支持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纠纷的方案。这符合宪法,拒绝任何形式的殖民主义,我们总是在双边论坛、多边论坛和其他国际论坛上传达这一点。

通过这次机会,我声明,印度尼西亚通过激烈竞争,争取获得U20世界杯的主办权。而且是经过漫长的选拔过程,在最后过程中,有三个候选主办国,即巴西、印度尼西亚与秘鲁。当时,我国各方都在努力争取,共同努力,以便印尼能够举办U20世界杯。最后,在2019年10月,印度尼西亚被国际足联委托成为U20世界杯的主办国。这是印度尼西亚国家的荣誉,因为我们获得了信任举办U20世界杯,这是世界上最受球迷喜爱的体育赛事。

当被指定为东道主时,我们不晓得哪一些国家将成为参赛队,因为情况仍处在资格预审过程中。而以色列国家足球队有资格参加U20世界杯选拔的确定性,直到2022年7月我们才知晓。我保证,以色列的参与跟我国对巴勒斯坦外交政策立场的一贯性无关,因为我们对巴勒斯坦的支持一向是坚定和有力的。

在这次U20世界杯赛事中,我们同意巴勒斯坦驻印度尼西亚大使的观点,即国际足联有其成员必须遵守的规则。所以,不要把体育事务和政治事务混为一谈。目前,国际足联也意识到以色列国家队参加U20世界杯被拒绝。但是,我们政府和全国足球协会(PSSI)仍在努力,以便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出于这个原因,我已派遣全国足协主席埃里克与国际足联团队会晤,以找到最佳解决方案。

众所周知,我国举办国际足联2023年U20世界杯的命运还是一个问号,因为国内多方拒绝以色列国家队参加比赛。这一拒绝使国际足联取消了原定于3月31日在巴厘岛举行的2023年U20世界杯的小组抽签。

3月26日,全国足协执行委员会成员阿尔雅(Arya Sinulingga)指出,事实上,我们还没有收到国际足联的正式信函,但信息很明确,因为巴厘省长拒绝了以色列队的出现,因此没有全体参与者就无法进行抽奖。

巴厘省长瓦延·科斯特是最早坚定地拒绝以色列球队在印度尼西亚出现的地方领导人之一。在一封编号为T.00.426/ 11470/SEKRET的信函中科斯特省长表达了这一拒绝。信函是寄给青年和体育部长。

这名印尼斗争政治家的理由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政治政策不符合印度尼西亚政府采取的政治政策。印度尼西亚与以色列没有合作关系。在这方面,我们要求部长采取措施,禁止以色列国的球队在巴厘岛参赛。我们,巴厘省政府宣布,我们拒绝以色列国球队参加巴厘岛的赛事。

3月23日,中爪哇省长甘贾尔也表示拒绝以色列在印度尼西亚比赛。甘贾尔表示,作为印尼斗争干部,我必须维护苏加诺总统继续支持巴勒斯坦独立的使命。我们已经晓得苏加诺对巴勒斯坦的承诺,无论是在亚非会议、不结盟运动还是在新兴力量会议上都表达了这种承诺。所以我们遵循其指示。

3月15日,在雅加达市巴勒斯坦大使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巴勒斯坦驻我国大使朱哈伊尔(Zuhair Al Shun)表示,我们不反对以色列国家队参加U20世界杯,我们把决定权交给了印度尼西亚政府。每个国家参与这项享有盛誉的活动与支持行动无关。当然,参加这次活动的每个国家的参与跟喜欢或不喜欢参与国的问题无关。

梭罗市长吉布兰3月30日表示,国际足联突然宣布取消我国举办2023年U-20世界杯足球赛的资格,实在令人深感遗憾。

他说:“其实我们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而且还在进一步努力选择其他的城市代替在巴厘岛吉安雅(Gianyar)的2023年U-20世界杯小组的正式抽签场地。”

较早时,吉布兰表示,本市府已准备好成为取代巴厘岛举办国际足联上周末取消的2023年U-20世界杯小组的正式抽签场地。

国际足联取消了原定于3月31日(周五)在巴厘岛作为最后视察地点,一并为2023年U-20世界杯的抽签。

【本报讯】我国被国际足联取消U20世界杯足球赛举办资格,也使到已拨出的数千亿盾预算开支就这样白白浪费了。除了白白浪费用以修建体育场的预算开支之外,也丧失了引进大量国际观众和游客的机会。

公共工程与民居部长巴苏基于3月30日在巴厘岛塔巴南(Tabanan)县,陪同佐科维总统到Baturiti传统市场进行实地视察时声称,政府已经花了1750亿盾,修建五座用以举办U20世界杯比赛和国际规模赛事的体育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7月份期间,政府已拨款4000亿盾用以举办U20世界杯的筹备需要。然后又在2022年6月期间,当时仍然担任青年与体育部长的柴努丁要求政府再增加3万亿盾,用以推动体育方面的发展,其中5000亿盾是供作U20世界杯的备用。

除了白白浪费预算开支之外,我国也失去了举办活动期间的收入,也包括国际游客的住宿和旅游活动的收入。除此之外,我国将得到外界免费宣传的商机也落空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