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土耳其足球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69岁的舍诺尔·居内什曾与中国足球有过些许交集。

2002年韩日世界杯之夏,居内什执教的土耳其与米卢率领的中国男足相遇,当国内媒体不停渲染着“进一球、拿一分、赢一场”的口号时,一些被标注为出自居内什的评论,也出现在了流量有限的简体中文互联网上:“正常来说中国队 没有办法进球,即便能进也是运气球,但在足球比赛中,我们不能完全笃定运气球一定不会出现”;“如果中国队同我们打100场比赛,我们将获得99场胜利,唯一的例外也许还是一场平局。”

那一场在下午进行的“中土大战”,倒是印证了这些无法查证真伪的论调。而通过三场小组赛让世人重新审视土耳其足球的居内什,则一步步地将信心兑现为胜利,直至帮助球队拿到了韩日世界杯的季军奖牌。

但在六年后,当居内什执教的球队由土耳其国家队变为首尔FC时,山东鲁能泰山倒是为中国足球争回一口气——两回合小组赛下来,图拔科维奇和韩鹏们一胜一平,无奈的居内什只得在新闻发布上发泄自己的郁闷。

从2019年3月到2021年9月,时隔十五年再续前缘的居内什,曾经第二次接过土耳其国家队的教鞭。但不同于韩日世界杯之夏的“一黑到底”,他麾下的新时代土耳其,却没有在欧洲杯匹配到任何的黑马气质。一众活跃于欧洲五大联赛的球星,一位缔造黑马奇迹的名帅,最终的欧洲杯战果却是三战皆负,只进一球。

当然,即便未能在国家队二番战留下华彩乐章,居内什之于土耳其足坛的地位大抵不会受到动摇。矗立于其家乡特拉布宗的舍诺尔·居内什体育中心,承载着他的光辉岁月。

居内什的出生地特拉布宗是一座毗邻黑海南岸的城市,早期被认定为拥有着该地带最重要的海港。由于天气候适于农业发展,这里的耕作、畜牧业和渔业都十分昌盛。在市内街景、山峰植被和海风港口的交相映衬下,特拉布宗的旅游和观光资源非常丰富。

作为拜占庭帝国遗迹之一的圣索菲亚教堂、位于黑海海滨山上的特拉布宗城堡以及共有三千多件藏品的特拉布宗博物馆,都是值得仔细打卡的人气地点。

另外,时常出现于特拉布宗各种文化活动上的民间舞蹈,也是走过路过不可错过的片段。这一种名为“Horon”的土耳其踢踏舞,就是土耳其黑海地带的独有符号。每逢婚礼、节日和各式各样的庆祝活动,当地的男女老少都可以在音乐的伴奏中一同完成“Horon”,打造出一种极具民族特色的仪式感。

球员时代曾在特拉布宗驻扎近二十年的居内什,自然对家乡的风土人情格外熟悉,就算教练生涯走南闯北,三十多年辗转了近十支球队,他与特拉布宗的情感纽带依然稳固。

更何况,在1993到1997年、2005年和2009到2013年,他还三次坐上了老东家特拉布宗的帅位,前两次都留下了超过六成的不俗胜率。在此期间,他带领球队拿到了四次土耳其超级联赛亚军、两次土耳其杯冠军和两次土耳其超级杯冠军。

说起来,居内什之于特拉布宗的传奇地位不容置喙,但所有历史总会有被超越的一天。这个春夏之交,舍诺尔·居内什体育中心和特拉布宗俱乐部,就写下了梦寐以求的新篇章。

上个月,在土耳其超级联赛第35轮战罢后,以22胜12平2负稳居头名的特拉布宗,达成了提前3轮夺冠的夙愿。过往多个赛季徘徊于中游和争冠集团之外的怨气烟消云散,时隔38年重夺土耳其顶级联赛冠军的荣耀,足以令特拉布宗无休止地澎湃和沸腾。

值得一提的是,在特拉布宗的冠军阵容中,有两个中国球迷非常熟悉的名字——前大连人外援哈姆西克,以及效力过上海海港和武汉队的埃弗拉。

两位先后离开中超的外援,终于在特拉布宗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